搜索

留美海归葛岩:回国做研究,创新无界

2012-5-2 20:41| 发布者: 国际老年网| 查看: 1639| 评论: 0

摘要: 学术领域的创新,是学术发展的基础,跨学科研究是近年来学术创新的重要方式。上海交通大学有这样一位教授,他利用实验心理学方法分析、测量和解释信息传播的过程与效果,在行为科学的范式中观察和理解传播行为,他就 ...
学术领域的创新,是学术发展的基础,跨学科研究是近年来学术创新的重要方式。上海交通大学有这样一位教授,他利用实验心理学方法分析、测量和解释信息传播的过程与效果,在行为科学的范式中观察和理解传播行为,他就是进行“新奇的”研究工作的葛岩。

  同葛岩见面是在上海交通大学人文艺术研究院的办公楼里。走进他的实验室,墙壁上居然贴着人脑脑区的功能分布图,桌面、天花板上分别安置了测试脑电和心率变化的多导生理测试仪、追踪瞳孔活动的眼动仪,以及拍摄人体动作、表情的行为分析仪的摄像头。这一切顿时令艺术考古专业出身的他显露出浓厚的科学家气质。

  葛岩,生长于古城西安,上世纪80年代曾担任《走向未来》丛书的撰稿人,2002年归国执教,主持这个认知与决策实验室,做着被不少人看作是“新奇的”研究工作。

  跨学科背景成就创新研究

  葛岩的研究,有着明显的跨学科性和创新性。他这样描述与合作者李胜天进行的一个实验:“该实验研究产品定价的公平性,属经济学,但又涉及人如何判断公平,属心理学,同时受信息框架对公平判断的影响,属传播学。究其本质,指向了我最感兴趣的哲学,即人如何判断公平和公正。”

  葛岩称自己的教育背景“庞杂、奇怪”。1977年,他考入西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。1987年,他获得梅隆奖学金赴美国匹兹堡大学深造,先后读取艺术考古硕士、信息科学硕士以及艺术考古博士学位。

  “4个领域、5个学位”的背景使他兼备人文知识的积累和科学方法的运用。他回忆道,“在美国学习信息科学时,接受心理学,特别是认知的训练,使我习惯于用实验来回答问题,这对我后来的研究影响巨大。”正是这种游走于国内和国外、文科和理科之间的“新奇”背景,成就了他颇具创新性的跨学科研究。

  用一种方法解决多种问题

  在葛岩的研究问题中,看不到传统学科的划分。从人的审美到公益选择,从地区偏见到法律公正,“人的形形色色的行为我都感兴趣,然而无论问题是什么,我所使用的方法是固定的,即科学的方法,具体说,就是用心理和行为科学的实验解释社会人心理和行为现象。”葛岩如是解释自己的理论。

  对审美活动的研究通常关注人的主观意志,而葛岩感兴趣的是“可否用客观的方法检验人的审美活动”。比如,在跨文化传播中,中华文化的象征物龙被译为“dragon”。dragon在西方被认为是凶猛邪恶的动物,很多人担忧中国形象会为此受损。葛岩认为这或许只是肤浅的推测。于是,他与合作者秦裕林设计了一个实验,该实验在上海、深圳和美国的匹兹堡分别进行。实验结果表明,用dragon表示龙,传播效果并非负面,从而以颇具说服力的方法结束了大家一度争论不休的问题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国际老年网

Powered by Discuz!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