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国际老年网 网站首页 老有所学 感悟 查看内容

又到清明 

2012-5-1 10:05| 发布者: 国际老年网| 查看: 1952| 评论: 0

摘要: 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,几乎每年的清明节都会下雨,那种雨淅淅沥沥的,不急不缓,如同绵密的细针,很轻柔却准确的刺中人们心底最深的缅怀和思念。                     六年了, ...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,几乎每年的清明节都会下雨,那种雨淅淅沥沥的,不急不缓,如同绵密的细针,很轻柔却准确的刺中人们心底最深的缅怀和思念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六年了,外婆的坟头上一定已长满了蓬松的杂草,还有那种未知名的紫色小花随着寒风摇曳。在浏阳老家后山腰的崎岖小路旁,那个用黄土堆成的坟头如同一个普通而沉默的典故,淹没在丛林里,淹没在历史的洪流里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在所有的子孙后代里,她最疼爱我,也许是因为只有我是她从小手把手给带大的,而且我和外婆之间似乎存在有一种因血亲而结成的默契,如同枝蔓与根系的纠葛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在我出生以前,爷爷奶奶便去世了,外公给我的印象只有一个场景:我靠在有些凌乱的床沿边,面颊瘦削蜡黄的老人颤巍巍的用手抚摸我的头,从怀里拿出一个捂得温热的面包给我,不久后,他也因痢疾去世了,只有外婆,陪伴了我整个的童年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外婆老家在浏阳,据母亲说,她出生于一个大地主家庭,爹妈死得早,全靠弟兄照应长大,因为家庭条件好,外婆读了不少的古诗书,在当时一所女子高中毕业,算起来,她在旧时代的那辈人里应该是知识分子了,外婆很注意启蒙教育,我两三岁的时候,她就开始教我拼音和算术,记得那时候居住在长沙老城区的一个小院子里,每天上午她出去买菜总会带上我,一边走一边牵着我的小手,教我沿街的商店招牌的字,等随原路回家的时候,又会指着先前告诉我的字让我认,这样一来二去,我就认识了不少的字,等上学时,唐诗宋词里的名句我已耳熟能详,“因材施教,温故知新。”孔夫子的教诲外婆是铭记于心的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在那个有些像北京四合院的小院子里,我和外婆一起住了五年,很有些相依为命的感觉,平时,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,外婆都会留了给我,我在外面玩,别人给我的小礼物我也会记得留着和外婆一起分享,有一次,邻家小孩送了个木工制作的小猴子给我,四肢肩臂都用线牵着,一扯就会跳舞,我高兴极了,赶忙跑回家给外婆看,外婆见了笑着,抚摸着我的头,第二天,就到商店给我买回了个可爱的小娃娃,对我说:“把这个回送给人家,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,你说是吗?”我望着外婆,似懂非懂的点头。
                 
  虽然我是个女孩,可小时候顽皮一点都不输给男孩子,一天,院子里运放着一大捆的树木,横的直的圆滚滚的码成堆,我在上面跳来跳去,外婆出门时叮嘱我不要在树木上滚动,我点头,等她外出了,我就和小朋友一起在上面玩得起劲,到了傍晚,外婆回来看见了,气不打一处来,把我拖回家,关了门,结结实实的打了一顿,边打边骂:叫你不听话,叫你不听话。那么危险你不听!累了,气也消了,望着我身上红红的伤痕,又一把抱着我,眼泪流个不停,一个劲的说:我打你做什么,我打你做什么!
                 
  那是外婆唯一一次打我。
                 
  一晃几年就过去了,我转回父母所在的地方上学,而外婆的身体也没有从前硬朗了,每次去看她,她都会一边教诲我为人处事的道理,还会不无骄傲的告诉邻居,她有一个多么孝顺的外孙女。
                 
  中学毕业时,外婆因脑溢血而住院,舅舅给我家发病危急电时我正在写日记,欢快的文字立刻被这个不祥的消息熏染成一段段的忧伤,小小的心灵平生第一次感到死亡的恐惧,还有为至亲之人而怀的焦灼之情,那几天夜里我恶梦连连。每每从梦中惊醒,泪已打湿了枕巾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好在外婆的身体底子较好,经过抢救终于活转了过来,不过,因为后遗症导致四肢瘫痪,从此只能坐在床上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当老人的起居成为问题时,父亲,小姨,舅舅却为了照料老人而起了争执,父亲认为舅舅应尽人子之孝,外婆由他照料是理所当然,而且还以工作繁忙,身体虚弱为由一再的推脱,小姨和舅舅认为我家的环境好,适合于老人的病情。当时正值外婆所居住的旧院因城市建设要拆迁重建,在那个漏雨潮湿的屋子里僵持了几天后,外婆搬到了小姨家,那是一间三米见方的简陋的小房间,破旧的窗帘下漏进一丝丝的阳光,没有电视,没有其它的娱乐设备,一个老人每天从床上挪到桌前再挪到马桶上,孤寂无比的度过她的风烛残年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最后一次去看她时,我正准备离开长沙,外婆已经变得很琐碎唠叼,我一边听着她说,一边打量她,花白的头发,满脸纵横交错的皱纹,因终日未见阳光的苍白面色,下巴底下有一塌儿赘肉松松的垮着,我轻轻的捏了捏,一抬头,触到的却是老人稚童般的眼神,那么的弱小无助,让我的心隐隐作痛!
                 
  在这里,我无意去评价父辈们在尽孝的传统美德上的缺失,我只恨自己不能迅速长大,不能早些立业挣钱,不能用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为外婆购一辆三轮车,陪她走出那间阴暗的小屋,推她到湘江大桥上去吹吹河风,呼吸清新的空气,去感受一下她所居住的城市日新月益的变化!
                 
  九八年的正月初二,外婆消无声息的走了,离开了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尘世,她没有等到我最后的一眼,她是想让她最疼爱的外孙女为这件事牵念她一辈子,她做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又是清明了,我因为各种原因竟未能去外婆的坟上拜祭,今年,我早早的准备了出程的车票,并记着去花店买一大簇素净的白菊,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上路。




原作者: 清秋菊
来 源: 榕树下

(来源:网易文学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国际老年网

Powered by Discuz!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