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回归自然是避免受伤的“灵药”

2012-4-27 12:36| 发布者: 国际老年网| 查看: 1091| 评论: 0

摘要: 回归自然是避免受伤的“灵药” 跑步达人麦克杜格尔的赤脚运动 麦克杜格尔是美国记者,因为跑步受伤,让他拜访跑步教练、物理治疗师、人类学家等,研究最佳的跑步姿势。   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:回归最自然的 ...

回归自然是避免受伤的“灵药”
跑步达人麦克杜格尔的赤脚运动

麦克杜格尔是美国记者,因为跑步受伤,让他拜访跑步教练、物理治疗师、人类学家等,研究最佳的跑步姿势。

  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:回归最自然的姿势――赤脚。

  跑步是全球最多人进行的运动,但这个从生理角度来看最自然的运动,却让好多跑步者受伤。为什么?现代运动鞋是否能够避免伤患发生?身体重,体型大的人,是否就不应该跑步?

  一连串的问题促使美国记者麦克杜格尔(Christopher McDougall)追根究底,最后在墨西哥北部的一个善于长跑的印第安部落中找到答案。

  他把经历著作成书《天生就会跑》(Born to Run),表示跑步与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,最自然的跑步方式,就是赤脚跑步。

儿童是赤脚跑步专家

  48岁的麦克杜格尔出身通讯社记者,过后转战杂志,曾经为“New York Times Magazine”、“New York”、“Outside”、“Men's Health”等著名杂志执笔。

  他以墨西哥印第安部落塔拉胡马拉人(Tarahumara)为主角的《天生就会跑》,去年出版后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,广受全球跑步社群欢迎,成为跑步者必读书之一。

麦克杜格尔原本喜欢跑步,但长年的脚伤让他无法继续下去,他寻访名医要根治顽疾,得到的答案却是:你6尺2寸高(约1.88米)、200磅(约90公斤),身型太大,天生就不适合跑步。

  但是,了解塔拉胡马拉人跑步的诀窍后,访问传奇跑步教练维杰(Dr. Joe Vigi)、爱尔兰著名物理治疗师哈特曼(Gerard Hartman)、美国犹他州大学生理学家布兰布莱(Dennis Bramble)、哈佛大学人类学家莱伯曼(Daniel Lieberman)等多名专家和专业长跑健将后,麦克杜格尔得出这个结论:回归最自然的跑步姿势,以赤脚跑步的方式,是避免受伤的“灵丹妙药”。

  亲自测试后,马克杜格尔从此就与伤患隔绝。

  不久前受渣打银行新加坡马拉松赛主办单位之邀,来新参赛的麦克杜格尔告诉记者,赤脚跑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诀窍,一切就是顺从自然。

  “就连儿童都懂得如何赤脚跑步,不,他们是赤脚跑步的专家。如果你看小孩子跑步的方式,就会发现他们用前脚着地,迈步(stride)小,左右脚互换频率高。这就是赤脚跑步的精髓,同样也是顶尖马拉松好手采取的跑步方式。”

运动鞋没降低受伤几率

  居住在墨西哥铜谷(Copper Canyon)的塔拉胡马拉人,散居深山峡谷,要互通音讯或猎取食物,就必须长跑。在炎热的谷底和崎岖山路上,这族群的壮年两天两夜,一口气可跑700公里。

  麦克杜格尔以为这些长气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神秘技术,但经过一番探索后发现,尽情跑步时避免伤患的秘密,不在于鞋子好坏,不在于暖身,更不在训练里数的多寡。

  他说:“几百万年来,人类都是赤脚跑步。在现代跑步鞋发明前,我们都是赤着脚,或者是穿薄薄鞋垫的普通鞋跑步。我们的身体的构造,是为赤脚跑步进化而成的。但重点不是你脚上穿着什么鞋,而是你怎么利用脚部。如果你采取正确、温和的跑步方式,穿不穿鞋已然不重要。”

  麦克杜格尔收集学术资料,访问研究人员后也发现,现代运动鞋的发明,根本没有降低跑步者受伤的几率。反而,一项正在进行的研究发现,穿着鞋的跑步者,脚上所承受的压力比赤脚跑步者还要高。另一项研究也发现,售价越贵,引进越多高科技的跑步鞋,和伤患发生率成正比。

  他说:“穿着鞋子的跑步者一般上向前跨步,很自然得用脚跟着地,而不是(自然跑步方式的)让脚处于髋关节(hip)之下,前脚轻轻着地。赤脚跑步时,你根本无法用足跟着地,因为太痛了。反观赤脚跑步者凭直觉用前脚轻轻着地,膝盖弯曲自然消除撞击力,大大减轻脚部和膝盖的压力。”

  麦克杜格尔引述澳大利亚学者理查斯(Dr. Craig Richards)在2008年发表的学术报告说,没有证据显示,穿上数百元高科技跑步鞋,能够减少伤患的风险。他在自己的网站上写道,整个运动鞋工业的促销活动,不是根据事实,而是强调忧虑,让你担忧如果不购买一双175美元的跑步鞋,并在三个月后更换新鞋,就会毁掉你的膝盖。

  他说:“穿鞋保护以便保护足底无可厚非,硬底软面拖鞋、凉鞋都适合用来跑步。许多现代跑步鞋的问题是,它们已经超越保护功能,现在注重更正功能。鞋子加入过多软垫、控制行动的鞋底,扭曲足部的自然动律,我认为这是症结所在。有趣的是,到目前为止,对于我在书中和生活中发表的跑步鞋言论,主要跑步鞋品牌选择保持缄默。”

照顾跑步姿势

  麦克杜格尔每天跑步,多数都赤着脚,如果在崎岖的地面,会穿上单薄的运动鞋。参加渣打银行马拉松21公里长跑赛项,他则穿上如同“脚套”的鞋子。

他说:“对一般人的忠告是,我不会担心如何选择跑步鞋,应该照顾自己的跑步姿势。当你学会如何采取赤脚方式,轻柔的跑步,你绝对能够选择任何鞋子。”

  《天生就会跑》宣扬回归简单、自然的跑步方式,也花了大篇幅传达人类与生俱来就善于跑步的讯息。麦克杜格尔相信,跑步是健康的万灵药,跑步能带来莫大的欢乐。

  书中结尾高潮,麦克杜格尔找来一小批超级马拉松精英,到铜谷的崎岖山路与塔拉胡马拉人来一场50英里(80公里)世纪决战。“外来”的参与者当中,包括获奖无数,公认为美国最强的超级马拉松健将尤烈(Scott Jurek)。

  在这场战役中,尤烈和塔拉胡马拉人Arnulfo几乎肩并肩冲线,以六小时跑完全程。首次参加超级马拉松的麦克杜格尔则以12小时完成赛程。

  最感人的一段是,濒临崩溃的麦克杜格尔冲线后,尤烈第一时间祝贺说:“你太神奇了!”

  “慢得神奇。”

  “这就是我的意思。”尤烈回应。“我经常有像你这样的情况,这比快速前进更需要决心和胆色。”

采访后记:改变落足点的尝试

  为访问麦克杜格尔做功课,先读了他的书,时机巧到不行。

  去年6月,为了健康,下定决心跑步。最后一次跑步是十多年前,因此上网找了半跑半快走的八周渐进训练。才进行到第三周,每回跑跑走走不到两公里,第二天必定双脚膝盖刺痛,得修养至少一周才能继续训练。医生说,原因或许是我体重过高,运动过度激烈。

膝盖疼痛的恶性循环,不得不让我放弃。

  11月读《天生就会跑》后,发现我犯下了麦克杜格尔眼中的跑步大忌:用脚跟着地。从年少起,我向来都是这样跑步,认为这是最自然的跑步方式。现在既然有另一个方法,不妨姑且一试。

  第一天集中精力改变落足点,纠正多年跑步姿势,比想象中容易。第二次跑步,稍微拉长里程,嘿,还行。

  11月中旬开始采取麦克杜格尔的方式重新锻炼,今年开年的第二天,完成五公里,是我这辈子跑得最长最久的一次。

  “神奇”的是,每周三天的训练,接连一个半月,长久纠缠不去的膝盖疼痛从此不再复发。作者在书中的激励故事,也让我慢慢学会体验长跑的乐趣。

  当然,何谓最有效,最健康的跑步方式,各方还在辩论,研究还在进行。以上的个人经历,也不代表也适用于其他人身上。

  不过,遇到障碍,学会变通,另一番新景象豁然开阔。

  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正是长跑的精髓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国际老年网

Powered by Discuz!

回顶部